天空之城#17

我的天空有你拂过的气息,你的城里有我留下的印记。

昏昏沉沉的天,

空空荡荡的街。

努力睁开的双眼,

不错过匆匆时间。


画面定格了瞬间,

看得到的从前。

初见的那一天,

我只是微笑,

却不敢靠近一些。


车后鸣笛的催促,

我把思绪塞进脑海深处,

她走在哪条路?

不再见你,

是缘分未曾眷顾。

那辆即将开往春天的火车,
发出一声轰鸣,
带着青春,
追着时光远去。

那个幻想挥舞魔杖的少年,
念出一声“Alohomora”,
背上曾经,
开启另一扇门。

道理

一个拨不通的号码,总是最挣扎的;
一首未完待续的歌,总是最牵肠的;
一个人散场的电影,总是最孤独的;
一句没说出的再见,总是最感伤的。
我始终不明白,爱与不爱是什么道理?

换位思考,看似简单,真正做到做好,很难。

即将迎接新的生命

一直期待与你不期而遇。在未遇见你的日子,我努力变得优秀,只为不只与你擦肩,而是换得你短暂的停留。我相信爱的路上,不会是一个人。也许彼此素未谋面,但我相信不会孤独行走。在未遇见你之前,我会笃定前行。或许下个路口就会遇见可以一起行走的你。我不会唏嘘年华老去,人生无处不青春,只要对的人。足矣。

Name

Cecilia or Otis ?!

一切碎碎念,都在忙碌的工作中,归于了宁静。没时间去抱怨,我没时间去想太多,因为忙碌充实了本该充实过着的生活。但是忙碌之后呢?

内心的自省会继续,依然会有很多想法从脑海某个角落冒出来,告诉自己,这未必是你想要的生活。生活到底是什么,我不知道如何去定义。我想要的又是什么?

我常常会问自己,心中还有梦吗?我听到的只有空荡荡的回声,找不到内心的回应。梦已远去,生活还将继续。我留给自己追逐梦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剩下的不是为自己,而是为了家而活着。

又是一个夏天。回首往日光景,多少已成回忆。有些匆匆,有些停留,有些已经深陷。试图改
变自己,还是自己已被社会改变,不知道。每到夏天会想起很多词,高考、毕业、分别…会想起多年以前高考的自己,会想起刚刚走出象牙塔的自己…会想起那天,那时,那刻。
时光默默的、不知不觉的走了多年。总有种错觉,十年前,不是1994年么?怎么会是2004年!有些事,不是昨天才发生的嘛。
果然,留得住回忆,留不住时间。

祝我生日快乐,又长一岁。

努力地奔跑,为的是可以抓住流逝的光阴。

好久不见,以为只是擦肩。
好久不见,记得你我初见。
好久不见,你我不曾想念。
好久不见,心中未曾忘却。
好久不见,聊聊过往岁月。
好久不见,或许再也不见。

被忙碌的一天…

自私的人,从来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。不考虑也就算了,更可怕的是,他自认为他处处为你考虑了,做的都是为你好。

能陪你走完一生的男人都是好男人。

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才能体会。

没想到是这样,那还未成形的小小生命就这么消逝了。仿佛梦一场,梦里有欢乐,有喜悦…突如其来的鲜血,宣告了残酷的现实。梦醒时分,除了泪水,没有其它。我会永远铭记2月13日这一天。

愿lofter的朋友们在新年里一切安好,顺心如意。

曲先生说,今年要办两件大事,一是娶媳妇儿,还有一个是给爸妈重拍婚纱照。这是幸福的味道。

二〇一四年一月十一日 [阴]

感谢这一路有你相伴。默默祝一切安好。

小小的幸福

我只要小小的幸福,小到只是你每天出门前抱我一次;

我只要小小的幸福,小到只是每天早上一起吃顿早餐;

我只要小小的幸福,小到只是晚上牵着手去路上走走;

我只要小小的幸福,小到只是骑着单车带我出去兜风;

我只要小小的幸福,我不要大大的房子、奢华的车子、名牌的包包…

我只要小小的幸福,我不要你给我钱去买喜欢的东西、我不要过生日时只有礼物陪我一起庆祝…

我只要小小的幸福,能有你的陪伴,能有你的关心,能有你真正的在乎。

我不要你为了给我所谓更幸福的生活,而放弃了陪我一起的时间。

我不要等你赚够了钱再来爱我,

我只要你可以少点辛苦、多点快乐,

别再让我等待了好吗?

默读我的伤悲,我不再是一个累赘。给了自己时间,默读我的伤悲,我会保留我的尊严。今夜的心情,像一杯刚刚手冲的咖啡。满嘴,充满着醇厚甘苦滋味…

梦醒时分

凌晨2点13分,我醒了,什么时候睡的呢?电视机没有关,新闻台在重播着白天的新闻,左手边床头柜上的台灯射来昏黄的灯光,略有点刺眼。摸到枕头下面的手机,拿在手里,解锁,3个未接电话,3个未读的短信。他的。不想看,锁上手机丢在一边。
拿起床头柜的半包烟,抽出一根点上。走到阳台,把窗帘拉开一点,打开窗户。院子里一片漆黑,路灯坏了很久,偶尔听到一声犬吠。烟随风飘散去,烟灰被风吹起,一些飘落到我的身上。片刻,烟快抽完,掐灭,扔在阳台的废纸篓里。
爬回床上,把掉在地上的抱枕拾起,放在背后,半躺着靠在床头。拿起手机看文书发的短信,看完随即删掉。今天不是第一次失眠了。自从文书去了巴黎,就常凌晨醒来。为一通电话...

爱,不爱

阿沁,你以为把爱收起了,就不会再受伤害?冷了心,又何尝不是对自己另一种伤害?
阿沁,你以为告诉自己,已经不爱,就真的不爱?那你为什么还留着他的照片,存着他写的信,为他流着泪?
阿沁,别欺骗自己,别欺骗自己的爱。说是把爱放下,做到却很难…
阿沁,说到底,你还爱他,爱他的好与坏。即便你扇了他耳光、扔了他送的花,却没能把爱还给他。
他斥责你不该总是打扰他工作,却在办公室背叛你的爱;他不愿陪你去逛街,却带那女的去海边;你在家做好饭等他回来庆生,他却和别人滚着床单,他的承诺那么多,有多少实现…你还爱他什么?
阿沁,有点骨气。你可以找到更值得爱的人。

阿娣

       阿娣哭着回来,瘫在床上,眼睛无神的盯着天花板。不一会儿睡着了,我帮着盖上被子。半夜醒来,阿娣抱着自己,蜷缩在床角。
       你怎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被那个臭男人骗了。就是上次你见到的那个,他说自己有房有车有事业,条件特好。我问他,依你这条件,你为什么找我啊?那男的说,就是喜欢我。我又问,喜欢我什么?男的说,就是喜欢,没有别的。我以为我找到了真爱。怎么会那么傻?开始...

父亲下葬后,阿文把家中父亲遗物一一收起。发现父亲东西少,除那一幅幅字,所剩无几。两件绵薄汗衫,两条长裤,棉衣棉裤只有一套。自母亲去世,父亲就未再添置过新衣。阿文说,出国三年,只回家两次,父亲嘱咐我照顾好自己,别挂念他。去年给父亲买的羊毛衫,父亲收在衣橱,没穿过。

书桌带锁抽屉里,存着父亲的集邮册,父亲母亲的结婚证,一张在天安门的合影,一张母亲年轻时的独照。阿文没有动,只是默默的锁上了。

阿文决定回国,住在父亲的老房子里。她说,离开太久,错过太多,只剩回忆。如果连这点点的回忆都消失了,我怕我都不认识自己了。

阿文,别忘了我和晓菲。

嗯,从开始的地方重新开始,这里有家,有父亲、母亲,有你们。

阿文父亲淋巴癌去世,很伤心。在墓前坐了整整一天。她说,父亲生前喜欢书法,写了一辈子,虽没写出名堂,但也不错。临终前一月,觉着自己不行。于是跟我说,墓志铭,我来写,你给找工匠刻,这是我早答应你母亲的。我应允。父亲说,母亲走的早,等了我很久,等着我们的碑很久。是时候了,我不能再自私。阿文哭红的眼,手里是父亲交给她的字,说烧给他,阿文不愿,这次她也要自私一回。

父亲看着我小时的相片,不经感叹,一晃20多年了,我老了啊。

1 2 ————
©天空之城#17 | Powered by LOFTER